1/25/2019

如何處理陰霾下的中美關係 (雷鼎鳴)


  上周日剛參加了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升格為「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後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研討會。這研討會的「人氣」極盛,每季舉行一次,必定逼爆會場,我過去十多年每次都盡可能參加,好與眾多不同背景的專家交流。這次的主題是中美關係,我發現自己的觀點與很多其他被邀的專家都不謀而合。

  我的發言有兩個重點,第一是中美關係現況,第二是中國最應做甚麼。

  我一向認為,貿易戰只是前奏,未來二三十年中美關係的道路不會好走,但時間在中國一方。特朗普的手法主要倚靠胡搞蠻纏,若能把別人弄得緊張兮兮,他便得其所哉,有機會可尋。我在美國有朋友曾被他邀請投標建他的高爾夫球場,但因他常賴帳,聲譽不佳,所以朋友拒絕與他合作。這恐怕是對付他的最好做法了。但當一個這樣的人擁有世上最大的權力,完全不理會他也是不可能,幸好此人性格充斥着弱點,只要摸清楚他的性格,對付他也不是難事。

  劉遵義教授說過一個故事,我不知真假,但它的確捕捉到特朗普的性格。特朗普曾經向一銀行借錢,銀行怕他名聲太差,不想借,但又不願得罪他,怎麼辦?銀行派了一職員跟他說,這銀行的規則是不借錢給無需要借錢的人,在銀行的名單中,第一個不會借的是蓋茲,第二個是畢菲特,職員接着說,名單中的第三名便是閣下你特朗普了。此人有自戀症,聽後開心得很,便不找銀行的麻煩了。

  對有此性格的人,最好便是讓他一直在台上自吹自擂,他得罪人多,這反而有利於中國崛起。美國近年已浮現出新麥卡錫主義的思潮,華盛頓反華的情緒很強,我相信這思潮比五十年代的麥卡錫狂潮來得更長。美國的反華源自美國對中國的恐懼與忌憚,而恐懼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不會容易退潮。我過去曾長期在美讀書工作,美國人民有重要的優點,其一是他們會愛心爆棚,好人甚多,例如在十多年前大量美國人跑到廣州白天鵝酒店附近收養中國孤兒,便可見一斑。但美國也是個歷史上出過三K黨,而且把無辜婦女看作女巫並將其活活燒死的地方,帶有歧視心態的人最是輸不得,看到自己落到下風時,容易做出非理性之事。特朗普在台上容易暴露美國人民的弱點,若是把狡猾得多但更反華的彭斯或愛說仁義道德的民主黨政客放在台上,中國更麻煩。特朗普不下台,對中國有利,但中國更應做的,是搞好自己。如何搞好?

  過去一二十年,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是儲蓄率高及因此而來的巨額資本投資。從外界看來,多種規模大的基建是中國高速發展的標誌,但會否基建已飽和,再投資的話會進入報酬遞減,沒甚用處?劉遵義有關中美貿易戰的新書有估算,美國積累到的總資本稍高於中國,但因為中國人口多,所以中國的人均資本遠低於美國。清華的數據也顯示,在美國有水泥跑道的機場共五千零五十四個,中國只得二百二十九個;美國有二十九點四萬公里的鐵路,中國只得十二點七萬公里;美國有六百五十八點七萬公里的公路,中國有四百七十七點四萬公里。由此可見,不論基建總量或人均數量,中國仍落後於人,這也意味着報酬遞減不會嚴重,中國仍有很大的空間靠搞基建來推動增長。

  這當然不意味着中國只應靠基建。但若要尋找更多有高回報的投資機會,高科技的基礎研究是不可或缺的。新的科技可替社會打開一扇扇的門,創造出一片片從前未有想像過的新天地,例如從前人們又怎會想到統計學與電腦結合後可出現大數據,從而出現大量新的商機?投資科研肯定是中美競賽中中國的主要任務。

 
(Headline Daily 2019-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