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2024

美滙強 對港股及中國經濟的影響 (雷鼎鳴)

 

香港股市近年遇上了複雜的國際環境,大幅波動,恒指從202123萬多點的高位開始,以一波低一波的形態向下滑。今年1月的低位開始有反彈,4個月內錄有26%左右的增幅。雖比不上一年多之前2個多月內50%的急升,但新的氣象已若隱若現,洗掉不少頹風。若持之以恒,香港並非無望重奪世界3大金融中心的席位。

港股的主要支柱已是內地的巨企,其股價回升,雖基礎尚待鞏固,但依然十分合理。港股(內含大量內地股份)是否買得過,要考慮3個相關因素:第一是內地經濟,第二是港股的市盈率,第三是美元滙率。

美元滙價持續偏高 港股受壓

第一個因素基本格局清晰。中國已日漸走出疫情期間商業周期的下行階段,但也正面臨着經濟轉型期的陣痛,有些傳統行業被市場淘汰,但同時又有大量新興企業崛起,朝氣勃勃,股市也正處於築底鞏固期,香港的股市也受此影響。

第二個因素是港股市盈率非常偏低。在經歷過一輪股價急升後,520日恒指市盈率也只是11.2,大幅低於歷史上恒指平均市盈率的近14.1,更遠低於標普500517日市盈率的近27.6,或道指的約35。這意味着港股十分便宜,被超賣了。若港股與美股市盈率相仿,港股價格可翻一倍以上。為何這未曾發生?一個重要的原因,即是第三個因素,是美元的滙價偏高。

眾所周知,自兩年多以前開始,美國聯儲局急劇加息,這自然會人為地推高美元滙價。表面看起來,人民幣兌換美元便會貶值,而事實上,人民幣相對於美元,從2021年初至今,也貶了約11%。這便帶來了問題,市場中手持美元或與之掛鈎的港元的投資者,若買入中國股,在計算回報時便要考慮因人民幣貶值所帶來的損失。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減少持有港股(內含中國股票),十分理性,有此陰影籠罩,港股低迷是情理中事。

中國能否打破及應否打破這滙率悶局?這裏先要指出,人民幣相對於世界各貨幣,其實並無貶值,反而是升值了。從20211月至20244月,人民幣相對於全球一籃子貨幣的有效滙率,共升值3.8%,美元同期則相對全球貨幣升值了16%。由此可知,不是人民幣貶值,而是美元升值得太過分,中國不願與美元一起瘋癲,只稍為升值而已。若人民幣與美元也掛上鈎,與它一起升,那麼中國與世界各國貿易時便會因人民幣過強而出口大減,入口大增,不符中國發展策略。

京力拓經貿 不與美打滙率戰

人民幣兌換其他貨幣滙價相對穩定,但兌換美元貶值,對中國經濟會否帶來不可承受的重大損失?不大可能。在貿易上,這意味着中國買美國貨會貴上約11%2022年,中國從美國進口1,769億美元商品(連運費),當中不少商品,如芯片等,是進了中國後加工造成別的產品再出口,不是留在中國。但即使我們假設中國不減低從美國的進口,及進口後全部自用,那麼中國也只是多付了1,769億美元的11%,即195億美元,約等於中國GDP0.1%,對人民福祉無甚影響。至於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後,等於中國製造的產品在美國人眼中更便宜,中國若不想賣得太低廉,加價便可,並無損失。由此可見,從貿易的角度看,中國並無多少誘因與美國打滙率戰。《九阳真經》中有口訣:「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正是中國的態度。只是中國留學生赴美,學費會更貴。

影響滙價另一因素是物價。按照不少國際機構在推算GDP的購買力平價時,背後的假設可推斷為1美元在中國的購買力大概等於2美元在美國的購買力,亦即美國物價比中國高了一倍。在中美兩地作客時,非常留意物價的差別。以我觀察,近年美國通脹十分嚴重,中國則無通脹,美國商品比中國平均貴上超過一倍。倘若如此,美元滙價長遠而言自會有市場壓力使它貶值。中國似乎對此也不大理會,反正美元滙價高企對中國並無多大殺傷力,長遠反而會使美國在各國佔有的市場萎縮,被中國搶佔市場份額。若中國真的要人民幣升值,與美元掛鈎,是有多種方法可做到的。但順乎自然,讓市場調節,可能更穩妥。

美滙靠高息硬撑 終歸將減息

市場如何調節?美滙靠高息硬撑着,美國要付高息,有苦自己知,惟有靠充公俄羅斯外滙等旁門左道方法拖延一陣,但終究美國是要減息及強美元的局面維持不下去。到時中國的名義GDP,用美元計算的話,顯然會大幅回升。但其實若用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早已超過美國3成了。

(香港經濟日2024-5-24)

 

5/17/2024

中國綠色能源產能過剩?(雷鼎鳴)

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上月到中國訪問時發表的「中國產能過剩」論太過違反經濟常識,連影藝界的阿叻也一針見血指出中國不是「產能過剩」,而是「產能過勁」,但很多人或許忘記,耶倫曾試圖突出中國在綠色能源、電動汽車、太陽能光伏板,及電池方面產能特別過剩。美國政府也許是要以在電動車及光伏板等項目上,大幅加稅來要脅中國不得與俄羅斯進行貿易,但中國顯然不為所動,所以美國在514日便唯有硬着頭皮宣布:把從中國進口的電動車關稅從25%增至100%,太陽能電池關稅則從25%上升至50%。這是典型的無用功,這些產品的美國市場對中國並不重要,中國自己對綠色能源產品需求正殷,美國的加稅只傷了自己,對中國只是搔癢。不過,美國此舉,更顯露其中國政策章法大亂,而且使人相信,美國對防止地球暖化,口說支持但毫無誠意。

2025年碳達峰 提早達標

有個組織叫「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每年都會發布一份長篇報告,分析及檢查各國的能源政策及減排狀況。全球天氣變暖及極端氣候頻頻出現,我們在香港早已常常領教,將來還會出現甚麼災難,我們還需拭目以待,但光是空氣污染所帶來的人命損失,據IEA的估計,每年已有600萬人的過早死亡。人命有價,經濟學中有方法估算,我屈指一算,已發現其每年構成的損失,幾可等同美國一年的GDP,非同小可!只是世人一般不大理會別人的死亡,對此等損失視而不見而已。

為了控制地球暖化所帶來的困擾,國際上設了一個目標,便是大氣溫度與工業革命前相比,平均增幅不能超过攝氏1.5度。這個目標不易達到,但若達不到全球則會災難頻仍。現時的計劃是希望到了2050年可達至「碳中和」,即人類每年製造的二氧化碳可被樹木全部吸收,二氧化碳在大氣中的比重不會增加。中國近年在這方面的貢獻特別亮麗,她雖因人口眾多,工業發達,能源使用巨大,但從前設立的指標,2030年前達至「碳達峰」(即二氧化碳排放從此時開始一直減少),2060年可成功步至「碳中和」,以目前數據看來,中國可提早幾年到達這些目標。可能2025年便「碳達峰」,IEA對此亦讚譽有嘉。

太陽能電池產量 年增逾倍

為何中國在工業處於高速發展期仍可在控制地球暖化上超額完成任務?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中國在可再生能源上進步非凡,光是在2022年,中國以一國之力,供應着全球太陽能電池當年總產量的45%、風力發電的50%,全球電動車銷售的60%。在2023年,中國太陽能電池產量竟比2022年增加100%不止。

但這是否意味着地球暖化危機,已因中國在可再生能源產量上的急速進步而化解了?遠未到此地步。2023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功率的增幅是510GW(即5,100億瓦),但這距離去年年底200個國家所訂定的目標,即到了2030年,可再生能源全球的總功率要3倍於現在,即達到11,000GW,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若無中國爆發式的產能增長,根本毫無達標機會。由此可見,美國說中國綠色能源產能過剩,真是語無倫次,中國這方面雖產能甚勁,對世界貢獻巨大,但仍需加大力度生產太陽能電池等產品才可勉強頂住全球天氣的變異,否則將來出現河流斷流、湖泊見底又或特大風暴的情況下,連能源安全都成問題。

新能源貢獻全球 反遭抹黑

美國方面情況又如何?2022年,美國人均二氧化碳排放14噸,全球最高,中國9噸。美國雖然有製造污染,但卻頗為不思進取,現時美國每年製造的太陽能電池,可供電7GW,只是中國的零頭,到了2030年,美國的預期也只是40GW

去年我開車環繞美國一圈,在德薩斯州,朋友告知,該州對安裝太陽能電池雖無法定理據禁止,但諸多阻礙。此州陽光充沛,本是太陽能的合適之地,為何普通家庭安裝光伏板也這麼麻煩?朋友認為這是因為該州是產油州,其利益集團根本不想有能源的新來源,以免影響其生意。若此說屬實,則美國是否有真心實意減低碳排放,實屬可疑。

投資在可再生能源,達至「碳中和」本是對全球有益之事,但美國卻不這麼樂意自己付錢,貢獻世界。反而中國,據IEA的報告,每年卻肯投入遠超6,500億美元去發展新的潔淨能源,這是GDP3.6%,數額巨大,有此義舉,反被美國抹黑,這世界有時真是黑白顛倒。

 

(香港經濟日2024-5-17)

  

5/10/2024

美國社會進一步分裂?(雷鼎鳴)

 

美國校園連日抗議政府支持以色列的活動,是否又再嚴重分裂美國社會?若從近日的一些民意調查看來,美國人民的分歧很嚴重。但正在加沙發生的類近種族滅絕活動看來暫時還未到全面分裂美國的地步,不過,美國政府現時的政策,一樣會對美國造成重大損害。

學生撑巴抗議 引多維度分歧

美國人民的分歧是多維度的。據51日至2日的一個民意調查顯示,若以所屬政黨劃分,46%的民主黨人支持學生的抗議活動,31%反對;但共和黨則只有16%支持學生,69%反對。若用年齡去劃分,1844歲的,40%支持學生,30%反對;45歲或以上的,則只有19%支持學生。用宗教背景去劃分,則75%的回教徒支持學生;信猶太教的,也有認同學生,但只得18%72%的不認同學生。無神論者56%撑學生;基督教支持的,只有18%

不要以為猶太人便會一面倒地支持以色列政府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滅絕行徑。學術界中,我十分佩服的經濟學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便在多次視頻訪問中嚴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的離譜。要知道,薩克斯是極負盛名的猶太學者。猶太人中支持學生聲援巴勒斯坦人民的,還有多名富甲一方的富豪。微軟的蓋茨(Bill Gates)、擁有凱悅酒店集團的佩力茨克爾(Pritzker)家族、曾是美國首富的洛克菲勒(Rockefeller)家族,及,你沒有看錯,大炒家索羅斯(George Soros),都有捐錢支持學生的抗議活動。

據上述的民意調查,美國信奉猶太教的人口中,仍有72%反對學生的撑巴勒斯坦活動。這不足為奇,光是民族主義便足以解釋到。但為甚麼有些著名猶太裔人士及甚至一些猶太人組織都在撑學生?我相信是因為以色列政府做得太過分,死了3萬多名巴勒斯坦平民仍不肯停火。現屆以色列政府似乎忘記了一位也是猶太裔已經離世半世紀的哲學大師史特勞斯(Leo Strauss)的教導。史特勞斯是著名的保守派,鼓吹過攻擊敵國時要先下手為強。他另一個著名論點,是千萬不要派軍佔領別國的土地,這會激起反抗情緒,佔領者會後患無窮。自己人的智者之言也不聽,若失敗了,只能認命。

拜登續硬撑以國 反不利遏華

今年是大選年,拜登(Joe Biden)仍極度渴望再當總統,但民主黨中,46%的人認同學生的抗議活動,拜登如何是好?我看拜登或許希望有兩點可作依靠。第一是美國選民只有2%認為加沙很重要,也許他還不至於在加沙問題上失票太多。第二是不滿以色列政府害死巴勒斯坦人民的美國選民,根本不會投票給特朗普。這些選民若對拜登不滿,只能選擇不投票,不會把票轉給特朗普,這樣拜登便不致輸得太多。

拜登政府目前選擇硬着頭皮繼續支持以色列政府,既在國際上失威,亦不利她遏制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投票應否在加沙停火時,美國又再成為孤家寡人,只靠一票的否決權支撑着自己的不智。更嚴重的是,美國本想擺脫中東,使自己空出手來全力對付中國。但現在俄烏戰爭形勢對烏克蘭極為不利,美國跑不了。再加上個加沙亂局,美國根本無法集中力量對付中國。若單從國家利益角度而不理會正義,中國對美國犯下如此重大的戰略錯誤,實應心中暗笑。

亂扣「反猶太」帽子 問題難解

美國人才眾多,不大可能對此形勢甘之如飴,但她似乎無可奈何,使人費解。錯誤不去解決,反而亂扣「反猶太」的帽子,以為可借此平息不滿之聲。51日眾議院還以32091票通過《反猶太主義意識法案》(Antisemitism Awareness Act of 2023),把「反猶太」的定義大幅擴張。有種理解是反對以色列這一外國政府,也可構成罪行,是否如此,要看將來如何定案才知。

其實學生反對種族滅絕,絕不應將其理解為「反猶太主義」,美國有識之士早已大聲疾呼指出此等謬誤。美國政治近年頗為胡搞,此為一例。我懷疑把「反猶太主義」無限上綱的原因之一,可能是美國勢力也頗為龐大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這些人喜歡把《舊約聖經》也只作表面文字理解,而不作有哲理性解讀。例如把人類的歷史從亞當夏娃算起,只有五、六千年,完全違反科學也不以為意。若用字面上的解釋,他們把以色列人當作上帝的選民,不能得罪。這是他們的自由,但在加沙問題上,卻犯上人道災難。

(香港經濟日2024-5-10)

 

 

5/03/2024

美國校園的烈火暴潮 (雷鼎鳴)

 

美國政府被其軍工綜合體及猶太財團操控,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有幾萬名被以色列軍隊殺害,美國政府雖口講希望以色列停火,但行動上卻不斷撥款及運送軍火給以色列,終於受到自己人民反噬。最近幾周,美國全國多個校園風起雲湧,學生和平示威抗議活動遍地開花,雖仍是初階段,但其規模之大,已是半個世紀以來首見。

目的正義手段道德 缺一不可

我們如何評價這場學生運動的正義性或罪惡性?學生運動本來不是壞事,有時還會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先驅,但從十年前佔中運動以降,及至黑暴事件的出現,港版學生運動迅速墮落為破壞社會安寧,造成生命財產自由俱損的犯罪活動,港人深受其害,難免對美國的學生運動不夠客觀這是沒必要的,弄清楚美國學生運動的前世今生來龍去脈,對港人是非價值觀的建立大有助益。

評價學生運動應有兩個準則,一是其目的是否正義,二是其手段是否符合道德,沒有侵損人民的生命財產與自由。兩個準則,缺一不可;我絕不認同為求目的便可不擇手段,對那些用和平合法手段欺騙他人以達其不可告人目的的策略也同樣譴責。按上述兩準則,美國的學生運動是否正義?

依稀記得連不問政治的張五常也說過,很難想像有比美國學生反越戰更正義的訴求了。的確,大半個世紀前美國的校園,一樣瀰漫着反越戰的情緒,越戰中美軍不斷殺害無辜,甚至在美萊村屠殺人民的惡行,消息源源不絕的流傳到了美國校園,學生對生命尊重,看不過眼,焉能不正義?所以當年的反越戰,滿足了目的正義這一條件。但手段是否正確?

當年反越戰的主要口號是愛與和平,寧要做愛,不去打仗。我其時在校園中所見,學生有頹廢派嬉皮士、宿舍內充滿大麻氣味,但學生毫不暴力,十分尊重其他人的自由。由此可見,或許不少人對部分學生的吸毒濫交頹廢行為不以為然,也有個別衝擊政府的行為,但我們很難說他們的主流手段罪大惡極。也許他們反戰情緒的高昂部分來自其時的徵兵制,19歲左右的年輕人若被抽中,便要服役上戰場送死,對於那些剛入了大學的學生而言,這是塌了天不可接受的大事,不反才奇。自70年代中以後,美國廢除了徵兵制,改為募兵制,出盡八寶吸引美國人自動獻身,美國民間的反戰便遠不及越戰時期,以致美國就算假借民主自由之名到處侵略,烽煙遍全球,美國民間也缺乏了從前的反戰平衡力量。

行動和平克制 學生何錯之有

美國政府越戰時對付反戰學生的手段則絕非和平,與其標榜的人權公民權利及自由,往往大相徑庭。較有名的一起事件是197054日的肯特州立大學(Kent State University)國民警衞軍鎮壓學生,當時年紀也是20左右的國民警衞軍眼見學生勢大,單膝在地,架起機槍,向學生掃射,殺了4人,癱瘓了1人,重傷了8人,震驚世界。而當時學生反對的,只是美國要在柬埔寨開闢新戰場,派軍入侵。反觀今天香港的警察,素質比美國國民警衞軍高得多,面對黑暴期間汽油彈磚頭的惡劣環境,竟然沒有殺死任何一人,其克制能力遠超美國軍警!讀者如有興趣,在網上可找到當年電影「烈火暴潮」(The Strawberry Statement),可一窺其時美國校園情況。

今天美國學生的抗議,比起越戰時期的更為正義!現時反對美國政府資助以色列屠殺加沙婦孺,與美國人的生命並無關係,不能用「怕死」去抹黑學生。至於手段至今為止,學生的行動仍十分和平克制,他們要求美國政府不去浪費金錢,資助屠殺加沙人民,也反對校方資產在軍工綜合體的投資,何錯之有?

將來美國學生運動如何發展,我不知道。在過去十多年,美國校園也曾長期受極左思潮包圍,以致出現了不少錯誤行為,例如不容忍校園中有人發表與己不同的意見,若有不同意見的講者被邀到校園發表演說等,也頗帶暴力的攔阻。這可能是學生閱世不深,找不到真正的正義方向,胡亂發洩一通。現時有了一偉大的反戰目標,可把各門各派的人統一了方向,不致為反而反,學生運動便有了正義性及生命力。

反觀港黑暴 怎一個蠢字了得?

反觀香港近十年來的學生運動,與70年代的「認中關社」不可相提並論,在目的及手段上都被美國的學生比了下去。佔中也抄襲了反越戰時「愛與和平」的口號,但行動上卻完全不理會對香港經濟及社會安寧的破壞,黑暴時期更是汽油彈與磚頭橫飛,與反越战年代标志「胡士托音樂營」所展現出「愛與和平」的氣氛差天共地。至於目的,從近日法庭審訊所顯露的證據看來,黑暴期間的領軍人早已包藏了推翻政府搞港獨的禍心。若論智商,則更使人感到黑暴中人的失智,所謂831事件毫無證據有人死亡,連苦主或苦主家庭都找不出來,竟還有人去拜祭早已還了陽的「亡靈」!這次第,怎一個蠢字了得?

(香港經濟日202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