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2023

美國大規模槍殺案會否殺到香港?(雷鼎鳴)

農曆新年本是吉祥和諧的日子,但美國的華人圈子中卻出現了兩宗恐怖大規模槍殺案。在加州洛杉磯附近亞裔中產聚居的蒙特雷帕克市(Monterey Park119傷,離三藩市約20多公里的海邊小鎮半月灣(Half Moon Bay71傷。此等槍殺案固然是美國社會揮之不去的痼疾,香港可從中得到甚麼啟示?能否避免跌入相同的死亡陷阱?要知道,有了2019年香港黑暴的演示,假如當時的暴徒有槍在手,誰敢說不會有無辜的路人甲成為槍下亡魂?

蒙特雷帕克市的槍殺案比較戲劇化,槍手的行兇動機未完全清楚,據住在此區的朋友飛鴿傳書,當地的女性圈子中頗多人喜歡到舞廳跳舞,但男的興趣較低,所以舞廳設有男舞伴,槍手可能心生妒意,先到事發的「舞星」舞廳殺人,但找不到真正目標對象,於是又帶槍到鄰市阿罕布拉(Alhambra)的「來來」舞廳找人,但槍支被搶走。電視說他是中國移民,此說可疑。他的名字是Huu Can Tran,分明是一越南名字,更可能是越南移民到美國的華裔人士。

我有一中學同學,是擁有3,000支槍的槍械專家,曾在越戰中當過美軍的狙擊手,是真正的槍械專家,他一看到槍手持槍的影像後,立時認出那是一把Cobray M-11半自動衝鋒槍,並猜測這位姓氏被譯作陳的槍手很可能打過越戰,因為這型號的槍很難使用,必須經過高度訓練才駕馭得了。我上網一查,果然發現這不是好槍,它一個子彈匣有32發子彈,但發射速度極快,2秒鐘內所有子彈便會射光,若沒有加上槍托(電視中見到沒有槍托),槍管震動,很難射得準。

 

3年日均2宗 槍手極少是華裔

 

此型號的槍在加州是違法的,但從此槍我們可以推斷出,槍手根本不打算只射殺得罪他的人,而是準備了一支方便胡亂掃射的槍,目標是整個參加新年舞會的人群!這是甚麼心態?

半月灣的大規模槍殺案簡單一些,槍手似乎不滿僱主給他的待遇,用手槍射殺了7人。我每次到三藩市,多會到訪半月灣,那裏不但有陽光海灘,且有一間周打蜆湯全美聞名的海鮮餐廳,在海邊,很有《秋天的童話》周潤發所飾船頭尺所開餐館的感覺。死了這麼多人,自使這風景區蒙上陰影。

香港的傳媒只選這兩宗大規模槍殺案報道,其實有點誤導。美國的大規模槍殺案是家常便飯,20202022年這3年內,此種槍殺案共有1,947次,平均每天2次!本文執筆之時,1月未完結,也已有40宗,槍手極少是華裔。美國的大規模槍殺案如此氾濫,是何緣故?

201810月,科學學術刊物《PLOS ONE》有論文發表,用了些定量方法去研究這問題,其主要結論有幾點。第一,社交媒體與這些槍殺案有相關關係。這不奇怪,互聯網社交媒體中不同人等的言論涇渭分明,仇恨言論充斥,有些人被鼓動起來鋌而走險十分可能。第二,很多槍手在學校或工作地方受過欺凌,胡亂殺人是為了報仇洩憤,禍及無辜對他們不是問題。第三,犯案者絕大部分並無患上精神病,其實精神病患者更可能是受害者,不是殺人者。第四,槍手常受「相對剝奪」(Relative Deprivation)所困擾,即他們的成就與其自我評價與期許頗有差別,常有龍游淺水遭蝦戲之嘆。第五,槍手清一色是男性。第六,不少槍手陶醉於辦下大案後所得到的公眾注目,名留千古還是遺臭萬年並無太大分別。

 

美國社會積怨氣 製造計時炸彈

 

上述總結當然漏掉了一項很重要的因素,便是美國人可以合法擁有槍支。不少美國人及政客視此為憲法保護極其重要的自由,當然也有人認為此種自由是一種「國民自殺」,但美國總是立不了法去禁止擁有槍支,在可見的將來情況也不會改變。

社會中有怨氣的人總會不少,美國近30年來中產及普通勞工實質工資基本上原地踏步,但少數人收入卻猛增,這顯然等於在社會中製造計時炸彈。在此背景下,槍械卻唾手可得,連小孩子在校不滿老師或同學,也可持槍回校掃射,這怎生了得?大部分槍手並非從非法途徑取得武器,從19662019年所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案中,77%的槍都是有牌合法取得的。據朋友所述,美軍在阿富汗等地撤退後,很多留在當地的軍火都已經非法途徑流到美國的犯罪分子手上(香港可要注意點了),將來會否因增加了這些非法武器而更多兇殺案,使人擔憂。

反對槍械管制的人有一理據,自己有槍才能在槍手出現時拔槍自衞。據朋友所說,他和他有槍的朋友外出時都會帶槍在身隨時自衞。這個說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實際上,大規模槍殺案很少因有自衞者而被制止。槍乃兇器,還是留給警方安全一些。

我看不到美國短期內有可能回收所有槍支,甚至每有傳聞將要禁槍時,槍支銷售量立時大增,她的問題是無解的。香港情況好很多,但政府必要全力禁絕私人擁有槍械,以防變成美國。

 

(晴報,經濟日報 2023-1-27)

1/20/2023

美國種族歧視亂象 (雷鼎鳴)

 

年近歲晚,快將消逝的虎年對整個人類都不是利好的一年,希望兔年世界減少爭執,共建和諧社會,經濟再度繁榮。

13年來我寫了近1,300篇評論,有不少是關於香港的,近年我認為香港的情況很受中美關係影響,要了解香港,便不能缺少對內地及美國的研究,例如,2019年的黑暴便與美國支持的境外顏色革命套路脫不了關係,香港政府當時對此認識不足,今天若仍不注意美國社會的動態,便隨時可又再中招。分析美國及西方國家還有另一重要意義,便是她們的社會問題叢生,其積累的成敗經驗,對香港的發展頗有參考及警惕作用。

近日美國有幾起事件與種族歧視有關,值得我們注意。美國有種族歧視,不是新聞,但有些事件還是使人側目。第一件事是在Bloomington的印第安納大學有一名亞裔女生,在巴士中等候下車時,被一名並不認識的56歲白人婦人揮刀連刺頭部數次,身受重傷,而該名婦人竟聲稱這是為了要減少一名摧毀美國的人,自以為替天行道,毫無悔意。第二起事件是115日有一對姓高似是香港移民的老夫婦從加州跑到紐約市,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悲痛緬懷一年前在紐約地鐵站候車時,無端被人推下車軌身亡的40歲在金融界工作的女兒。乘坐紐約地鐵的亞裔被人推下路軌,從前其實也多次發生。

 

美國曾立法排華 搬石頭打自己腳

 

此等種族歧視由來已久,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了一條《排華法》(Chinese Exclusion Act),10年內禁止中國人入籍美國,亦對中國人移民美國設下諸多限制,其後此法例被多次延續,直到1943年才稍為放寬。要知道,當年立法時,正值華人對美國的鐵路建造作過巨大貢獻之後,而華人工資亦規定只能是白人的一半,美國政府此舉正是兔死狗烹。近日有哈佛及西北大學的著名經濟學家用現代定量研究方法發現,這個《排華法》不單只是不道德,還是搬起石頭打自己腳之舉,當年華人勞工與美國勞工的互補性很強,不准華人移民,反而大大破壞了美國勞工的生產力,阻礙了美國的發展,歧視性政策並非沒有代價。我祖籍台山,據香港台山社團總會資料,當世總共有230萬台山人,其中100萬在內地,80萬在北美洲,40萬在香港,19世紀時台山人因家鄉山多地少,經濟惡劣,不得不背井離鄉求生,我對此段歷史甚有感受。

在美國受到種族歧視的又豈止是亞裔或中國人,原居民早已幾乎被滅族,現存人口的壽命也遠比其他美國人為短。至於黑人,曾為奴隸,是美國歷史上極不光彩的一頁。今天黑人的社會經濟地位,甚至壽命,也與白人甚有距離,但其民權運動力量極大,要選票的政客不敢得罪這人數遠比亞裔為多的族群,有些彌補黑人被歧視所受損失的做法卻是走火入魔得很。

有兩件事使人感到美國社會已瀕臨失智。2014年加州通過《47號法案》,規定只要盜竊金額在950美元以下便不算重罪,而所謂輕罪,名義上也有點懲罰,但實際上執法當局常都懶得檢控。這樣一來,我們在新聞中也見到多數為黑人的個人或團夥屢屢跑到百貨公司或超級市場「搬屋咁搬」,不少唐人街的餐館也飽受不少人吃霸王餐之苦,難以經營。據說,有一理論是黑人過去受歧視太甚,現在讓他們在商店自由取物,也是「合情合理」。是否如此,讀者自行判斷。


三藩市團體 倡向每名黑人賠3900


沒有最奇怪,只有更奇怪。近月三藩市成立了一個非裔美國人賠償委員會,向三藩市的市長及Board of Supervisors(類似香港的立法會)作出建議,對每名在三藩市居住時間較長的黑人一次性賠償500萬美元,並免去他們所有的欠債。你沒有看錯,是500萬美元,即3,900萬港元!原因是補償他們歷代受到的壓迫。我不否認他們先輩有受過壓迫,但誰要負起賠償的責任?三藩市人口81.5萬,黑人人口約4.6萬,若此建議成為法案,每名三藩市非黑人居民便需多交30萬美元的稅(亦即每個家庭多交100萬美元的稅)才能埋單,想不破產的,只有從三藩市搬到大灣區的其他社區。意外的是,其議長還說希望這荒謬的法案通過。華人社區也不甘寂寞,有團體建議加州政府要補償《排華法》所帶來的損害,要向每名華人賠償35萬美元!

這些鬧劇在一個經濟充滿活力、人人努力賺錢的社會不會出現,正如在中國,與其到處找人賠償,不如自己拼命工作悶聲發大財。哈佛經濟系有個團隊,研究了美國的社會流動性後,發現大量結果,其中一項是在1940年,92%以上的美國人,年輕的一代收入會高於上一代,但到了1990年,只有50%的下一代收入比他們的父母為高,社會上升流動性開始衰弱,美國夢褪色。反觀中國,皮尤研究社(Pew)早有調查發現,90%左右的中國人相信下一代收入更高。歐洲某些國家形勢比美國更差,有此情景,美國及西方不人為製造中國作為外敵去為社會矛盾轉移視綫才奇怪。

 

(晴報,經濟日報 2023-1-20)

1/13/2023

巴西、美國與香港暴動共通處 (雷鼎鳴)

本月8日,巴西一批前總統博索納羅的支持者及軍方人士共約4,000人,闖入巴西的總統府、最高法院及國會大樓,大肆破壞洗劫,又呼籲巴西的部隊發起軍事叛變。事後他們當中幾百人被捕,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國政府譴責這批暴徒,但特朗普的前策略師班農卻大讚他們是自由民主鬥士云云。

美國現屆政府加入譴責這些暴徒,實因不得已。兩年前的16日,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美國國會大樓,否定拜登的合法性,若今天也為巴西的暴徒助威,豈不尷尬?只是巴西現任總統盧拉比上任總統親華,美國政府暫時也無可奈何。

美政客厚顏雙重標準

對港人而言,衝擊巴西政府的大樓或是美國國會大樓,都不應感到很陌生。2019年黑暴期間,香港不是也有暴徒衝入立法會肆意破壞,還有人除下口罩跳上桌子上洋洋自得,第二天才飛離香港逃避罪責嗎?3年半內世界3次出現暴徒衝擊廟堂,其源起地竟是香港,這大概也可列入史冊了。

這幾次衝擊廟堂事件,信息量豐富,探究下去有助我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與認知,亦可對西方民主的缺陷有更深的認識。

除了班農等特朗普支持者外,世界輿論很少會認同衝擊美國國會大樓及巴西立法、司法、執法大樓的暴徒,皆因他們既違法治,而且選舉中輸了卻不肯承認失敗。美國的政客更令人齒冷,對香港的黑暴大加讚揚捧殺,但到了自己的國會被同樣攻擊時,卻又突然正義上身,要把暴徒繩之於法,此種為了政治利益而表露出的雙重標準,使人嘆為觀止。

暴徒自以為正義代表

雖然暴徒的破壞行徑不會得到世上正常人的認可,但不要以為這些人會懂得悔疚,這些人不論是香港的、美國的,還是巴西的,都有一個特徵,便是自以為是正義代表,替天行道。但我們若對他們的思想拷問下去,卻也不難發現他們的虛偽及自相矛盾。西方的選舉制度雖有多種缺點,但總會承認票多者勝這一原則。輸了選票便翻枱,這是甚麼樣的民主?西方民主也包含法治,肆意破壞公物,讓納稅人替他們埋單,自己則逃之夭夭,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幫沒有道德勇氣的怯懦者。不過,他們若在看到舉世都譴責巴西及美國的暴徒後知所懺悔,主動自首,則我們對這些人仍可保留半點敬意,但此事發生的概率太低了。

香港、美國與巴西這些暴徒尚有另一共通處,便是他們都是民粹主義者,把不同意見的人都視為邪惡、敵人、仇人,他們也反精英,認為既有體制都是精英把持,所以根本不用遵守體制中的規則法制。他們的躁動,卻不意暴露出西方民主制度的一些重大缺陷。

在上世紀50年代的民主理論中,本有一說法,便是選舉的勝利者所持的理念及推行的政策,會偏向中間,不會走極端。當中的假設是選民的政治理念分布,中間派佔最多,兩側的人較少,即所謂「單峰分布」。想得到最多票的政客,不能把自己定位在偏鋒,否則大多數選民都不會投他們的票,所以無論他們本人的真實信念如何,都會把自己打扮為中間持平,不敢走極端路綫,社會有機會走向祥和。

迴音廊現象撕裂社會

不過,只要留意近10餘年西方社會的民意動向,便不難發現西方社會十分分裂,派別林立,互相抹黑羞辱,究其原因,可能是社交媒體出現了迴音廊現象,各種團體喜歡各自圍爐取暖,對外人則排斥所致。在此態勢下,中間派人數銳減,上述走中間路綫的方法不再行得通,政客要選票,反而要面對民意「雙峰」或「多峰」分布的現實,需要選定一個極端但人數足夠多的定位。為了爭取更多人走向自己的一邊,有必要把另一方唱衰抹黑。雙方都這樣做,社會分裂便更嚴重。

假如民意中有一方人數佔了大多數,問題反為不大,若是雙方人數相若,而且又都是視對方為敵人的雙峰分布,選舉機制便不大可能把社會團結起來。勝的一方往往只佔輕微優勢,敗的一方根本不會服輸,特朗普及博索納羅的支持者乾脆不承認選舉結果。選舉後社會更形分裂,西方民主制度對此毫無辦法,能做的,恐怕便是人為地製造一個外部敵人,轉移視綫,也可起到敵愾同仇的作用,要知道,民粹主義者的一種特性正是排外。

中國實力足夠強大,容易被塑造為有威脅力的外敵,這也是西方民主制度化解不了其自身社會矛盾後,中國所要面對的國際環境。

 

(晴報,經濟日報 2023-1-13) 

1/06/2023

壽命 中美競爭另類對比 (雷鼎鳴)

最近看到一組數據,嚇了一跳。這是美國官方數據,美國人出生時預期壽命從2019年的79歲跌至2020年的77.28歲,2021年又再跌至76.1歲,若是只算男性,還只得73.2歲(女的有79.1歲)。反觀香港,人均壽命一直高企,很多時還超越日本,成為世界長壽一哥,現時稍高於85,勝出美國太多了。

人均壽命是衡量一個地方綜合實力的極為重要的指標,其地位堪可與人均GDP相比。絕大多數人都希望長壽,但能否做到,卻受醫療水平、資源、社會組織力、科技水平、人民教育程度、生活習慣、紀律性、意志力等等諸多因素影響,任何環節出了問題,都會削減人民的平均壽命。美國堪稱醫學水平世界最發達,科技先進,投放在醫療的資源無人能及,為何卻得到如此羞家的結果?

 

新冠前 美國人壽命已呈降勢

 

 一個簡單的解釋自然是新冠為患,死了百多萬人,拖低了平均壽命。這沒有錯,但問題卻遠不止此。首先要問的是,以美國的優越條件,為何對抗新冠如此不堪一擊?其次要問的是,早在新冠以前,美國人的壽命,尤其是男性壽命,已呈下降趨勢,為何?我們若仔細分析美國的其他數據,倒是不難發現壽命下降,正是其社會不少深層次問題的反映,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

在新冠以前,諾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早已指出美國濫藥,中年白人男性自殺率高企,絕望本身便是一種病症。此症未解決,新冠又殺到,壽命自然下降。我們若把美國不同的州各自的平均壽命一作比較,倒是有研究者早已指出,南部反對接種疫苗或不理會口罩或社交距離令的州,死亡率較高。這可能與政治有關,因為反疫苗早已是部分美國人政治立場的標志。

 

中國人均壽命 2021年超美2

 

種族問題也是構成壽命下降的原因。美國的黑人及西裔人在2020年壽命跌得很劇烈,2021年才跌得沒那麼急。至於阿拉斯加的土著及印第安人,平均壽命一跌便達46年,不可謂不驚人。這反映美國醫療資源的分配,十分不平均。今天這兩個族群人均壽命只得65.2歲,已跌回至美國人口1944年的水平,比港人平均短命20年!但其實美國的白人因無甚節制,吃得太多,肥胖過甚,平均壽命也只得76.4歲,倒是亞裔美國人有83.5歲,幾乎可追上香港。

我常提到中國的國力急速追近或有部分超越美國,在人均壽命上一樣可清楚見到。在1850年,據估算中國人均壽命為32歲,與18世紀的歐洲差不多。到了1950年,也是只得40歲左右,與戰後的美國真是不同等級之間的差別。但我們自此便見到中國的人均壽命除了在大躍進期間有所下挫外,其餘時間基本上扶搖直上,改革開放開始時的1980年是64歲,到了2019年已升至77.3歲,2020年的新冠並未造成太多死亡,人均壽命尚能增至77.932021年再上半層樓,是78.2歲,超越美國近2年!

華醫療系統 關顧貧戶少數族裔

中國的醫療系統絕非完美,醫療資源雖比前增加不少,但起步太低,與西方國家尚有頗大差距,但即使如此,中國的進步速度依然驚人。只要看看在新冠期間中國科學家在頂尖生物醫學期刊中發表的眾多有關新冠的論文,便知他們早已踏上了世界舞台,而且將來前景無可限量。也許有一點是很重要的,中國頗為照顧較為貧困人士的醫療服務,對較為脆弱的少數族裔的醫療系統也注意,尚看不到有如美國土著與白人之間般的巨大差距。

這裏有一個問題,從人均壽命可見,美國社會顯然隱藏着不少深層次矛盾,極需解決,否則其社會容易出現分裂與動亂。但美國政府似乎對此不感興趣。人民若是不滿,美國的政客及媒體可輕易為美國人民刻意製造一個外部的敵人,以轉移視綫,使美國人民忘記自身的問題。有了共同敵人後,美國人民也可能團結一點。由此可見,美國經濟愈是差勁,人民疾病愈多,壽命愈短,其中誘發出的挫折感只會使美國的宣傳機器更瞄準中國,違反邏輯與事實的抹黑會更嚴重。這種態勢可能未來的108年都免不了,我們應有心理準備。

美國政府本應把醫療系統整頓一下,大幅提高人均壽命,這總比忙着抹黑別人更有建設性吧?但無奈得很,這恐非現實。

 

(晴報,經濟日報 2023-1-6)